李晨老婆赵琼个人资料(赵琼李晨老婆)

李晨声老师,有名电影摄影师兼导演、北京电影制片厂摄影师,电影伉俪:王好为、李晨声;妻子著名导演王好为老师,第四代电影人。

这是2009年、电视剧《徐悲鸿》的拍摄现场,摄影指导李晨声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从影五十年来的第几部作品了,但是由他掌机拍摄的《瞧这一家子》、《哦, 香雪》、《离婚》等影片却给许多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电影自己真是每一个镜头挖空心思、想好,它那种感觉很微妙,有的时候你就是多那么一丝、少那么一丝自己觉得别扭,自己就愿意让它正好是在那儿。

1992年,李晨声和做导演的妻子王好为正在选择新的电影题材,他们希望拍摄一部老舍的作品。但是他们发现像《骆驼祥子》、《茶馆》、《龙须沟》等几部最为经典的小说早已被搬上了银幕,那还能拍些什么呢,这让两人有些犯难。这时,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晨声遇到了老舍的儿子舒乙。自己说您说拍什么,他说你拍《离婚》、这还有什么说的。自己以为老舍先生最喜欢的应该是《骆驼祥子》,或者是《四世同堂》,那都是大牌啊。后来他说老舍先生最喜欢的是《离婚》,那是他第七部小说。就引起了自己很大的兴趣。

听了舒乙的介绍,李晨声和王好为回到家就翻出了小说。《离婚》写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故事里一群小科员在无聊的生活中不约而同地闹起了离婚,主人公老李不满乡下太太的粗俗,将房东马少奶奶视为污浊社会中的“唯一诗意”,然而、最终现实击碎了老李所有的幻想。老舍先生当时是对中国国民性的一种痛心疾首的批判,他觉得他写的一些灰色的小人物都是一些城市下层的小员司啊,生活在夹缝中间,他们的性格特征就是妥协。折中,进一步退两步,一天到晚进退维谷、左右为难,就是这么一种生存状态。老舍先生是非常痛心的,他觉得国家为什么不能进步,为什么不能发展,他说根本问题就在于国民性、一种劣根性。

理解了老舍的深意,两人决定将《离婚》搬上银幕。此时,李晨声已经和妻子搭档拍摄了十几年的电影,对导演和编剧的工作并不陌生。为了将文学语言更准确地转换成电影语言,他决定反串一把编剧。很快初稿完成,李晨声满心欢喜地把剧本拿给了舒乙,舒乙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舒乙先生看了开头不满意,说你这里没有张大哥,张大哥是主要的。在电影《离婚》中,由老演员李丁饰演的这位张大哥是小说中唯一反对离婚的人,他满足于庸碌的生活,最热衷的就是给别人说媒。我们、自己并不是有意地把他忽略,因为他好像没有在情节里面去,因为《离婚》他也不离婚,有什么他的事。后来我们想出来了,张大哥这个人就是典型的老舍先生想写的这种人,他是乐在其中、他对于这种夹缝中生存的这种生活方式他很自如了,他丝亳已经感觉不到有什么不适应。这个人没了,那就是对主题一个很大的损失。李晨声意识到张大哥的重要性,于是在影片的开头专门给张大哥增加一场戏。张大哥正在那儿得意洋洋地给别人主持婚礼,大家伙都来找他,他就讲他自己的怎么来说媒的经验。最后照相,那时候照相都要戴一个眼镜、表示有学问啊,这是我(他)们给加的,小说里头没有这个,张大哥自备一副眼镜框戴上,然后照相,好像他是老车了、全懂。而且自己花钱买一个镜框,到处跟人照相去、到处说媒拉线去,他就如鱼得水,生活在这么一个生活状态里。剧本完成了,但是要用镜头传达出老舍先生的意图,李晨声依然要面对许多挑战。其中,马少奶奶让他颇费心思的人物。在老舍笔下,这个被丈夫遗弃的少妇寄托着老李心中诗意的幻想。老舍写他,李先生这个人又是很规矩一个人,他又想追求一点美,他又不敢大胆地去看看人家什么样子,老是那么偷看一眼、老是积累的那么一种印象。马少奶奶跟孩子过中秋节扎小粽子,另外马少奶奶跟孩子一块儿雨后捉水牛儿,那都是片子里的抒情段落,是这个灰色人生里面的一点点有色彩的亮点。自己这前景都用了大块的虚的、花的虚影,这个看起来有些特点,但是自己有心理依据。在影片的结尾,马少奶奶的丈夫回家了,老李原本以为马少奶奶是一个娜拉式的新女性、至少会和丈夫吵闹一番,结果却发现马少奶奶没有任何反抗就和丈夫和好了。这时,李晨声的镜头也发生了变化。她也是跟大家所有的人一样,也都是在浑浊的社会里面妥协,就是凑合、就是混、一样的,所以这时候马少奶奶终于暴露她真实的面貌,唯一的一个镜头自己用的平光、正面的光来打,而且打得有点毛、让她惨白,这时候李先生眼里的马少奶奶真实的情况再也不是那种像放射着圣母的光辉似的那么一个美丽的形象了,她是一个苍白的、一个很可怜的、没有生命的形象,然后、把竹帘子放下来。焦点放在竹帘上,竹帘离镜头很近,一下变成一道一道黑的粗杠子,马少奶奶就变成一个虚影了。

老舍被称为京派作家,浓郁的旧京风味,是其作品的一大特色。所以,在电影中拍出旧北京的风情成为李晨声要解决的另一个难题。电影它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拼起来的,他们就挑选了很多细节,拍到自己镜头里头的、自己要求地道、真正北京的东西。自己拍门钹丶自己拍门槛、自己拍门楼头,必须是地道的,那真正是老北京的东西,但是不地道的自己不拍、自己不露在里面,自己把人物的活动都限制在这里。比如说庙会,你现在想再拍一个真的庙会谁也拍不起,因为都没有了,你布置你也没那么大能耐,多用中国的大屋顶,这本身就是北京的一个建筑特点,又有很多衰草,时代感觉、破败感觉有了,然后自己在底下(镜头)跟移、跟人物走,用很长的镜头跟移。镜头前自己前后搁了五层人,其实群众演员就那么几十个人,自己就给他摆得密密麻麻各种形态,就感觉到庙会那个热闹劲儿,最后自己把镜头接起来一看,很热闹、真像北京老庙会,而且很古老、很古旧。1992年《离婚》公映,浓郁的京味获得了观众们的认可。当时正好是老舍研究会开年会,各国的九十多个专家、专门研究老舍的,看了以后他们特别兴奋,他们有一个详细的报道,他们觉得这真正是老舍的原汁原味,这是把老舍先生的原汁原味弄下来了,而且拍得很讲究、精致考究。

作为一个摄影师,李晨声之所以能参与《离婚》脚本的创作,是因为他从小就积累了深厚的文学功底。自己每天是放了学,自己跟自己哥哥俩就去站读。自己那时候四点多钟下课嘛,他们一直看到七点多钟就回家吃晚饭,好多书都是从那儿看的。什么《铜墙铁壁》、《平原烈火》、《三个穿灰大衣的人》(前)苏联翻译小说,《远离莫斯科的地方》、《大学生》都是在那儿看的。自己那时候经常做梦,就梦见好像到书店去。出了很多自己想象中的书,哎呀、当时高兴的呀,自己找钱啊、到处跑,甚至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买呀。1958年,北京电影学院到李晨声就读的北京第四中学招生,电影学院摄影系的招生老师任杰从应试的学生中一眼就看中了这个爱看书的男孩。自己说我摄影还确实没接触过,不像人家很多同学很早就开始拍照片。他并不看重,他说照相的事你可以学,我们有四年的学习时间,你不要说照相、什么都可以学。他说,倒是一些文学修养、基本的艺术修养那倒是需要积累的。就这样,李晨声进入了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因为知道李晨声文笔好,当时在电影学院任职的著名摄影家吴印咸常常请他帮助整理资料,这也让李晨声有了更多的学习机会。当时他(吴印咸》去拍故事片《红旗谱》,和凌子风导演合作,拍完以后他想写一本书,叫做《漫谈<红旗谱>的摄影创作,当时不晓得怎么就点兵就点到自己了,让自己去帮他写这个书,自己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对自己来说,一部电影是怎么构思的、是怎么创作的、是怎么完成的一个全过程,特别是像吴印咸院长,那么大的摄影大师啊,他给自己等于是吃偏饭吧、小灶吧。1963年,李晨声毕业,分配到北京电影制片厂,跟随著名摄影师钱江拍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他们第一次接触这么大的场面,都是好几百人的大歌舞,当时在北京也没有那么大的摄影棚,就在体育学院的体育馆搭那么大的布景,那时候自己给他当副手,主要是管光啊、管焦点都自己管。量一个场面,从这头量到那头自己得跑断了腿,自己一天得量好几百次,一天算下来怎么也得走几十公里路总有了。后来钱江老师说你别这么干啊,他说你用眼睛、别都相信那个表,自己说怎么用眼睛,自己说不量我心里头不踏实,他说你就量好一点,然后拿眼睛看,站在远处看这大块,哪块哪块跟它接近不接近,接近了那就差不多了。开头自己是看不出来,后来自己的眼睛越来越毒了,一眼自己就知道、一打完光自己就能知道你哪打的不匀,自己根本用不着去拿着个表来回跑了。拍完《东方红》,李晨声又跟随钱江拍摄了《海霞》、《大河奔流》等电影,耳濡目染让他对电影摄影有了进一步的理解。他给自己讲了自己就觉得很对,就是说怎么对这个色彩的运用,这个彩色片对色彩要非常吝惜、绝对不能是五彩缤纷啊,那就完了,他说那跟生活就一点不搭界了。所以钱江老师拍的《林家铺子》、还有《祝福》都是这种的,基本上就是灰色的主调,感觉到很生活很真实,不感觉到我是在看一个戏。看着看着我就进去了,为什么进去了,因为他给自己呈现的生活状态是很真实的,所以自己就明白了摄影主要的首先要给人一个真实的感觉,不能全搞成五光十色的一个虚幻的东西。时光走过1979年,中国电影迎来了新的春天,北京电影制片厂涌现出了一批颇具新意的电影,《小花》、《甜蜜的事业》、《七品芝麻官》。正是这一年,三十九岁的李晨声和妻子王好为也加入了北影厂的青年摄制组开始独立拍片。

当时努力地就想拍一个喜剧片吧,因为当时自己心里头也很高兴,全国人民也都很高兴,就想拍一个特别特别欢乐的、由衷开心的一个戏。于是,王好为导演、李晨声摄影,两人合作拍摄了喜剧片《瞧这一家子》。这部电影讲述了保守的车间主任老胡和渴望创新的年轻人之间的故事。此时,中国银幕上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出现过喜剧了。该怎么拍才能让电影既轻松愉快、又不流于低俗呢,一场在公园里救人的戏让李晨声找到了感觉。这个情节夸张得比较厉害,当时就是说特别希望别弄太假了。刘晓庆着急她得真着急,当时自己拍刘晓庆的镜头的时候让她脑袋挡住太阳,不断地、她一乱动一着急,不断地有日光刺着镜头,就感觉到她真是很着急。千方百计让它镜头处理的好像很紧张、好像很真实,真事似的。其实越这么着,自己想就跟说相声似的,你自己叽叽嘎嘎地笑、人家别的观众可能就不笑了;你板上脸,没准人家观众还稍微的高兴一点,就是觉得有点儿可乐。

正所谓要想甜加点盐,李晨声找到了喜剧拍摄的要点,果然《瞧这一家子》上映后、大受欢迎。在这之后,李晨声又连续拍摄了《迷人的乐队》、《夕照街》等多部电影,用镜头反映了社会变迁中普通百姓的喜怒哀乐。

多获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huoke.com/12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