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的老公是谁(柴静的老公在哪上的中学)

· 我是润润 ·

用文字记录我的阅读世界,欢迎你来~~

柴静的老公是谁(柴静的老公在哪上的中学)

柴静采访过一个长年被丈夫家庭伤害的女人,不管是被抽打还是被瓶子砸在眼睛上爆炸了,女人都在忍让,但最后却结束了她丈夫的生命,伤了他二十七刀。

这次回击丈夫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己忍受不了这种折磨了,而是因为丈夫的恶魔之手伸向了两个女儿,终于她疯了一般地回击。但作为弱者的她,恐惧并没有消除,在众目睽睽之中她甚至不断怀疑,根本不相信她的丈夫已经死了。

她说:“他还没把我杀死。我死了他才能死。我没死他怎么能死呢?所以我不相信他会死的。”

柴静的老公是谁(柴静的老公在哪上的中学)

图片来自网络

再读《看见》,我依然觉得很难走出来,却又忍不住钻进这片荆棘抓住刺痛的快感。

去年,我开始读柴静写的《看见》这本书,在读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慢慢被里面的真实故事情节影响心情,并让自己不断陷入悲伤和压抑。

于是我放弃了它,选择沉静一段时间,但我心里又始终还想去了解那些真实的故事,真实的情感,所以在我停读了几个月以后,又忍不住再去品读,虽然有惧怕和压抑,但那些真实的感觉让我仿佛就是在被采访者的面前,也喜欢柴静真实细腻的文字。

采访这个的女人故事背后和柴静接着讲述的故事,让我后背发凉,读到最后时我甚至感觉到,头顶有人。

柴静的老公是谁(柴静的老公在哪上的中学)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这段摘自书中:

我中学的时候,学校附近有个小混混,他个子不高,看人的眼光是从底下挑上来的。每天下晚自习的时候,他都在路口等着我,披一件棉军大衣,就在那儿,路灯底下,只要看见一团绿色,我就知道,这个人在那儿。

我只能跟同桌女生说这事。她姓安,一头短发,说她送我回家。

“你回去。”他从灯下闪出来,对她嬉皮笑脸。

“我要送她回家。”

“回去。”他换了一种声音,像刀片一样。我腿都木了。

“我要送到。”她没看他,拉着我走。

一直送到我家的坡底下,她才转身走。大坡很长,走到头,我还能听到她远远的口哨声,她是吹给我听的。

长大成人后,我还梦到这个人,跟他周旋,趁他坐在屋子里我跑了,还冷静地想,跑不过他,决定躲在大门的梁上,等着他追出去。他跑出来找我,眼看就要从门口冲出去了,但是,脚步忽然放慢了,我看到他站住了,就在我的下方,他的眼光慢慢从底下挑上来。

他马上就要看到我了,我甚至能看到,他嘴角浮现的那一缕笑。

我全身一震,醒了过来。一个没当过弱者的人,不会体会到这种恐惧。

柴静的老公是谁(柴静的老公在哪上的中学)

图片来自网络

很多时候弱者所经历的可怕,总会在时间中留下烙印,阴影会伴随一生,在一些不相关的人或事身上,依然留着不可描述的味道,若即若离,仿佛已经逃离,却又始终在旁。

我们总是听到全世界都在谴责和呼吁不要家庭(JB)伤害,但依然会有很多看不见的悲剧不断上演。弱者哪怕有一天爬起来了,也不敢相信罪魁祸首已经悄然离去。


日子很妙 一切都好

分享我的小确幸

文案:润原创

多获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huoke.com/8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