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莉的老公简历(王莉是哪里人)

与疫情战斗的日子,紧张而忙碌,积极乐观的和平人们,即使是在核酸检测点、隔离宾馆、封控区、管控区,也经常上演“恩爱”画面。他们说,因为有家人在身边,必须无比强大。有爱作伴,再苦也是甜。疫情很强大,但终将被我们打败。

——爱“磨叽”的妻子会疼人

“你看你那个口罩都湿了,你倒是告诉我一声啊,我给你拿一个呀!”说这话的人是太原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体检科的王莉,她又在“批评”他的爱人——医保科科长高伯翔。高伯翔和王莉是一对“70”后夫妇,孩子已经高三,还有三个月就高考了。沈阳出现疫情,医院负责检测点位和隔离宾馆的检测任务,人手本就不够,高伯翔和王莉也不好跟单位提困难,只能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备了些半成品食物,匆匆就来上岗了。

按照院里统一安排,高伯翔既要作为专业医护人员参与一线采样,又要负责该点位的物资清点、调度及各类后勤保障事务,除了王莉辅助丈夫做后勤保障工作之外,还负责试管码准备和数据的实时汇总上报。因工作需要,夫妻俩不仅不能像其他岗位那样轮换,还必须比所有人提前到,6点钟前就要做好全部准备,晚上所有人收工后清点好物品、清运完垃圾、做好消杀后,两口子再回家。“我爱人啥都挺好,就是磨叽。只要见到我,不是问我吃饭不,就是说又没带好口罩。”“本来就是!你看,这这,又漏了。你别动,我拿胶带去。”王莉边唠叨着边跑出去拿胶带。

王莉不光“磨叽”爱人,她还像个“侦察兵”一样观察着所有人,像妈妈一样“磨叽”着所有人。“我这人性子就急,一辈子了。咱们这检测点位里很多刚毕业的孩子,还有社区干部、志愿者们,他们专业知识和社会经验不一定比我足,看到有啥问题我就都提醒一声。这波疫情来得猛,我们在一线的不能倒下,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老高瞅着王莉“机关枪”一样的嘴皮子,捂住嘴扑哧一下笑出了声。“你笑啥!洗手了嘛!”王莉“啪”一下把老高的手扒拉开。

王莉的老公简历(王莉是哪里人)

——“这个生日礼物可还行?”

3月21日是新华街道丰泽社区书记王孝军的丈夫齐德宇的生日。疫情发生以来,单位休班,齐德宇就跟着媳妇来到社区,在媳妇的调度指挥下,参与社区扫码检测、秩序维护、物资清运等志愿服务工作。这些天,他发现在核酸检测扫码录入过程中,工作人员经常因光线问题扫不出二维码,很影响整体效率,为此,他利用晚上休息时间偷偷研究起来解决办法。正值自己生日,他也给媳妇送了上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媳妇,今天我过生日,知道你啥也没给我准备。我倒是给你准备了个东西!”八尺大汉背着手,憨憨地从身后掏出来个牛奶盒子,“这就是我弄的‘扫码神器’!我这可是经过裁剪、抠洞、折叠、粘贴等十八道匠心工艺啊,而且你看这个小坡,别小看它,这可是用手机试了一晚上试出来的最佳坡度。手机只要推进一下,瞬间就能完成扫码,避免了直接接触。不信你们试试!”齐德宇认真地介绍完,还不忘补充一句,“媳妇,你看我今天过生日,零花钱属实有点紧张,是不是可以把我这牛奶钱给报销一下。”

“我看够呛,你这也没牛奶啊,就一个箱子而已呗。”王孝军笑咪咪地说。齐德宇扭头就跑,不一会,自家车开到门前,齐德宇把后背箱一打开,散落了一车的盒装牛奶和五个摆放整整齐齐的“扫码神器”。“媳妇儿,牛奶是给大家伙喝的,‘神器’是大伙用的,我的聪明脑袋瓜子是给你的。这个生日礼物可还行!”齐德宇憨憨地笑起来。

齐德宇和王孝军都是“80”后,大学同学,毕业后就结了婚,感情一直特别好。王孝军当了丰泽社区书记之后,工作量骤增,齐德宇不善言辞,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就利用工作之外的休息时间,发挥自己电力工程师的特长,把社区甩网线、拉电线、修电脑、开音响的技术活几乎全包揽了。半个月前,王孝军骑电动车下班回家的路上,被车撞了,造成脸、腿多处骨裂,在家刚休养不几天,又赶上这新一轮疫情。“他嘴笨,但特别疼我。我俩白天在社区忙活,晚上回家后,他帮我用红外线机器照伤口,怕我落下毛病。我躺着躺着就睡着了,都是他都等着疗程结束收拾好了才睡觉。”王孝军说着说着眼圈泛了红。“哎,别说了。都是我家‘领导’指挥有方!”齐德宇打断了王孝军,憨憨地笑了起来。

王莉的老公简历(王莉是哪里人)

——“老婆,原来你体格这么好!以后我的瓶盖是不是帮我拧一下!”

侯淞源是马路湾街道光明社区干事,她和丈夫赵德忠都是90后,有两个宝宝,老大三岁,老二才18个月大。疫情发生后,两口子就把俩孩子送到姥姥家,心无旁骛地奋战在检测点位上。检测扫码、大喇叭宣传、搬水送菜……时时处处都能看到小俩口奔忙的身影。3月22日,沈阳市开启第三轮核酸检测,从6点开始,检测居民络绎不绝,防护服、口罩、检测试管等物资压力非常大,赵德忠和物资组的其他志愿者们像蚂蚁搬家一样,把大箱子搬上来,又把换下来的医疗垃圾运下去。

正在负责扫码的侯淞源叫住了搬运组的大姐,俩人换了岗,侯淞源参与到了物资搬运的任务中。赵德忠穿着防护服热得满头大汗,停下脚步抬起了头,恰好看着那个瘦弱而熟悉的身影抱着大箱子一路小跑上来,她边跑还边喊着:“赵德忠你还行不行了!慢死啦!”小侯一改往日的柔弱。

“老婆,咱俩结婚也6年了,出门买东西,你老说拎不动,东西全都挂我身上。这回我算是看明白了,你这体格子可老好了!”小赵调侃着喘匀气,随后一把夺过了老婆手里的大箱子,投入到新一轮的物资搬运,“让开,别耽误你老爷们干活!”晚上赵德忠发了个朋友圈,他说:“不来干,真不知道社区这么辛苦,大事小情的没完没了。不来干,真不知道‘拧瓶盖’这种事不是我老婆不会,原来是‘不屑’,以后我的瓶盖是不是你帮我拧一下……”

留言处,他补充了句:“辛苦了,老婆。以后家里的活儿,我包了……”

多获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huoke.com/6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