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梁宏达简历(著名主持人梁宏达)

“梁叔今天的辣子不错,要不要来点?”还没走近菜市场,远远的就能听见一声吆喝,而老梁也是习以为常,走上前熟练的寒暄着:“吃了吗?”“这辣椒看着不错呀!” “辣不辣?让我尝一尝”说着就从辣椒里挑出一个品相不错的,在衣服上蹭了蹭便咬了一口。嗯着辣子不错称两斤。接着就熟练地接过一个袋子,打包带走。付钱的时候,小贩看着爷爷收起二维码,拿起准备好的零钱,说到老熟人了,十块四给十块就行!老梁说:这个菜市场的人都认识我,每次我买菜都会把二维码收起来,每次要是没有零钱找也都会跟我说算啦,当然也不是贪图小便宜有时候我可照顾他们生意啦,所以他们都乐意卖我东西。说完就爽朗地笑了笑。

老梁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安人,从小在西安城心长大,按之前的话来说可是个地主家的孩子。在外打拼多年开过饭店,开过卡车,做过动物饲养员。到头来没有什么做的特别出众,但却烧的一手好菜。身边的朋友也特别多,老梁总念叨人活这一辈子活的是个人气,要是身边连个人都没有可太失败啦。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节奏,从前车马慢,从前人的一生很长很长,一封信也要寄出去很久,一辈子也只够爱一个人。我不喜欢现在快节奏的生活,什么二维码,什么微信,我就是这样手里攥着钱出来买东西才有安全感,现在的人之间都太陌生了,少了太多从前的影子,现在的人也都太忙碌了做什么都要追求便利,都少了之前人们之间应有的烟火气儿。咱也花了一辈子的钱了,现在让咱去捣鼓新东西也是力不从心呀。老梁走着也自顾自地说着。

“滴滴滴”一阵清脆的闹铃,打破了黎明的寂静,天刚蒙蒙亮老梁就早已动身起床。这对于他来说是一天之中最重要的开始了,起床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洗漱。而是拿起用了十几年的茶壶泡上一壶浓郁的早茶。然后才是正常的刷牙洗漱。在老梁退休之后,日日如此。老梁虽然身患糖尿病高血压,却一直信奉着土方子,喝茶时最长排队时间说的一句话就是“吃着萝卜喝热茶,急得大夫满街爬。”所以喝茶对于老梁来说是他每天的必修课。

“奔奔!” “奔奔!”在片刻的呼唤声中,一只棕色的小泰迪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这是老梁每天的第二件事情———遛狗。老梁年轻的时候是开大卡车的,负责给动物园运输蔬菜,时间久了慢慢对小动物产生了不解的情愫,在平时喝茶的时候,也会给我们讲一讲,他和动物们的奇闻逸事。所以儿女们为了满足这一点爱好,也为他买来了一只小狗,说起来小狗来这个家也有五六个年头了。五六年来也亦是如此。每天下楼都要带着狗,溜上一个小时才肯回家,吃饭也是用鸡蛋黄和鸡胸肉拌上狗粮十分的上心,时间久了也就被惯成了一个脾气嚣张跋扈的小少爷。谁都惹不得,不然便会跟你呲牙咧嘴。

算算时间,估摸着也该六点半了,太阳也总算露出了头。老梁点上了一根烟,拿起 “公文包”便开始了一天中最重要的活动了——买菜。虽然每次在老梁出门前,老伴都要嘱咐他:“不要乱买东西了,也不要买太多家里冰箱已经放不下了,而且两个人在家也吃不了多少容易放坏的非常浪费。”而老梁每次也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对于这一代的老人,买菜早已经不是一个简单地购买食物的流程了。更多的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也融入了其中。“现在买个菜也越来越难了”老梁叹了口气,仿佛有说不出的苦衷。

说着老梁便拿起了公文包,朝门口走去,刚走到小区门口便看到一个买完菜的大爷迎面走来,“买菜去呀”?大爷转眼间已走到面前寒暄着。“啊老吴,你也刚买完菜回来啊” 两人仿佛许久未见的老友,简单的寒暄过后,老梁继续走着,步伐也显得轻快了起来。说起来老梁也已年过古稀,可走起路来可谓是步步生风,走路速度是出奇的快。“可能是今年练出来的吧”老梁解释道。据老梁自己说自从疫情扫码以来,他就再也没坐过公交车了,平时出门也都是靠子女或者孙子开车接送。说起可以登记身份证。“咱也不想麻烦别人,咱也不急就慢慢悠悠走着呗,生命在于运动。主要是每次上车司机都要抄写半天,太耽误别人的时间了,上车后别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老梁自顾自地说着。

走着走着老梁提出要休息一会,“咱们才走了一半呢”说着老梁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兰州,拿出一支点燃了。虽然春日已至,但早晨风并没有那么的温柔,老梁不忍打了个寒战。同时也赶紧吸了两口烟,掐灭了烟蒂继续赶路了。老梁家在西安市但二环边上,说不上繁华但是生活设施还是非常齐全的,超市、市场应有尽有,说到这些老梁感叹道,“呢些地方都是给年轻人去的没,扫码付款呢套咱可玩不来” 所以老梁宁愿跑上两站路去那些市井菜摊,也不愿意去那些大超市大商场。

主持人梁宏达简历(著名主持人梁宏达)

老梁买菜讲价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菜场门口。从外望去人头攒动,而且每一个都是像老梁一样,有的双鬓斑白、有的步履蹒跚。老梁说这些人都是像他一样,有的是图便宜,有的是图热闹,更多的是不需要手机扫码,可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说着就走进了菜市场。走进市场的老梁仿佛鱼儿回到了大海,每走两步都会停下来打个招呼。仿佛菜市场就像自家院子一样,而路上的人就像是街坊邻居一样熟悉。“我们这些人,几乎每天都来而且都是同病相怜所以,见得多了慢慢打招呼自然就认识了。”老梁耐心地解释着。

说着走到一个卖肉摊子前,“哟!梁叔来啦,今天来点啥?”摊子主人热情地招呼到。“今天孙子回来了,做个红烧肉,给我来点五花肉!”老梁说“得嘞,看这块咋样”“行就他了”两个人默契的一来一回,好像许久未见的老朋友。老梁把百元大钞攥在手上递了过去。“找您四十八”摊主熟练地找着钱。“瞧见没,这就是我们这些老骨头都喜欢来这里的原因,就像回到了从前一样”老梁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车子自顾自的往前走好像在回味着什么。

“来来来走一走看一看啦!”“不是喜欢叔叔阿姨的钱,就想让您们笑开颜”各种各样的摊贩卖力地吆喝着。期间有不少爷爷奶奶上去凑凑热闹感觉也不是来买东西的,更多的像是在观看节目。台下他们也在互相交流像是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观众席上,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种哈姆雷特。他们都在为眼前的演出发表着自己的观点,他们脸上的笑容也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他们呀在家里也没人和他们说话,儿女在家也都是低头刷手机,看着抖音乐乐呵呵的,老伴有的也是一天拿着手机一看就是一天,就算是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坐在桌子前也都是,边吃边看一天都说不了几句话。菜市场也是他们最后放松聊天的地方了。”老梁就像是一个导游一般耐心地解答着,也有时就好像有着超能力一样,能够看穿你心中所想并给你满意的答复。

“走,我们回去吧”说话间老梁已经买好了今天所需要的东西。虽然是满满一车的菜,但是老梁还是像一个老小伙一般走得飞快。老梁这一辈的人呀,规矩多给自己树立的规矩也多。以前的规矩有吃饭的时候夹菜不能乱翻、不能隔着夹菜、不能挑三拣四、新菜上来第一口要给长辈先吃、吃饭的时候不要看电视、到了现在又多了一条——吃饭的时候不可以玩手机。

“我们这一代人,因为当时更多的是人与人面对面的交集,所以礼数多规矩也就多。到了你们这一代人呀,都是在手机人与人沟通,吃饭也都是对着手机屏幕,就连现在吃个年夜饭也都是各自拿着个手机在呢里划拉着,想像以前一样好好吃饭聊聊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哎!真拿你们没办法。所以我讨厌手机。手机几乎打乱了我一切的习惯和规矩。我们小时候不遵守规矩可都是要挨长辈打的,你们现在呀,哎!”不知不觉听着老梁的抱怨就已经走到了家门口。

主持人梁宏达简历(著名主持人梁宏达)

老梁与他的公文包

老梁家住老式家属院的二楼,虽然楼层不高,但上楼时的速度完全不符合一个古稀之年老人该有的样子。“老伴腿脚不好,平时儿女不再时都得靠我,我可不得利索一点。人不能服老啊。”老梁边上楼边嘴里絮叨着。刚进家门,出来最先迎接的就是奔奔了。“别看个头不大嗓门可是洪亮得很!因为他的大嗓门我可没少被邻居嚷。”老梁无奈地介绍着。进屋后,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厕所门上挂着的厚厚一本的万年历。据老伴说老梁每天都要撕上一页,儿女们也给老梁介绍过手机里的日历。“呢个哪里能跟我这个比,这个每天撕一张才有过日子的感觉。况且手机字呢么小,不一会就不知划到哪里去了。”老梁吧今天买的菜交给老伴,老伴负责将每一样菜,归类放进冰箱。同时嘴里也忍不住念叨着“哟!咋可又买这么多。”“没事,吃不完给孙子家拿点回去吃”说着便走进了自己的房子。

老梁家里不大两室一厅,大房子老梁在住,小房子老伴住。虽然在同一个屋檐下两个房子却是截然不同,小房子里电脑,平板现代电子用品一应俱全,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花甲之年老人的房间。而另一边的大房子却是另一幅光景了,一张简单的双人床,一个电视机,剩下的就是一些生活必须品了。连接着大房子有一个阳台,阳台上供奉着三尊佛像,每天老梁买完菜回来都会点燃三根香拜一拜,再给他们添上新茶。老梁的生活好像刻在他骨子里一般,倔强的无法撼动,任谁都不能改变。就算会为他带来很多的麻烦也愣是不愿改变一星半点。说起来为什么会分房而睡,老伴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喋喋不休——“电视声音太大太吵了”“看电视的时候不愿意让人调台”“呼噜声太大”…… 等老梁买菜出去后,老伴也依然会像我们抱怨着老梁的种种“恶习”。

“咱也不是不想用,咱也学过这些,但是年龄大了刚学会就忘,次数多了也就不愿意在学了。”老梁在被问到为什么不学学如何使智能手机的时候无奈的回答到。上完香喝完茶,估摸着也到晌午了,老梁也开始着手着准备着午饭了。在简单的沟通过午饭吃什么后也就再无交流,老伴接着回房间摆弄着手机。“哎,每天都这样,也不知道手机有多大的魅力!”午饭也十分的简单,两碗清汤面加上昨天没有吃完的剩菜,还有桌子上摆放着数不胜数的自制咸菜。老伴说一周差不多三四天都是如此。子女也告诉他们不要总是凑合,实在累了可以点点外卖也花不了几个钱。“这些玩意我哪里操作的来!太麻烦,还不如我下碗面条来的快呢!”老梁说着,把两碗面端上了餐桌,顺便呼喊老伴出来准备吃饭。

据了解,老两口也不是没有点过,但不是点错菜,就是口味不合适,要不就是送错了地址。最后也是十分的不愉快。于是老梁就琢磨出了各种各样的自制咸菜。“这个方便,花样多还放不坏,而且呀大家都爱吃。你来尝尝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提起他的咸菜老梁总是眉飞色舞就好像米其林的主厨,在介绍着自己的得意作品一样。每次提起老梁做的菜都仿佛每次都能讲上个三天三夜。

据老伴说,平时老梁之所以买这么多菜和肉,都是做好了给他的各个朋友送去。也是靠着这个,老梁在他朋友圈也是获得了“厨神”这一称号,甚至有的朋友吃完了还会找老梁来要,老梁也以此为乐。可是离得近还好说,一个院子走着路也就送去了。可是离得远了老梁也就犯了愁了。对方也说:“年龄大了,不要再跑了身体累坏了划不来”。可倔强的老梁就是不服,硬是走了过去。而后实在是走不动了,打出租车回到了家,到家时天也是接近了傍晚,一家人也是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最后一家人商量出了一个方案,每次要送这些东西都由孙子开车送去。

“去看看吧!大医院看完就放心了 !”“不去不去!去了医院那不掉块肉,也得把你左照三圈,右照三圈。我这就是胃疼吃点药就好 !”每次谈到看病老梁好像遇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似的,谈医色变。就是因为不爱去医院,老梁把自己活成了半个郎中。不管你到底哪里不舒服,都能为你对症下药。

“咱也不是不去医院,咱每次不舒服就去咱们门口诊所打两针就好了。方便还便宜 !主要呀去医院现在都兴呢套网上挂号咱也不会呀。有次我去医院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愣是挂不上一个号。”

“哦!对了还有一次,我就是不舒服想去看看,差点没给我推去手术室,病危通知书都给我下了。最后啊我自己愣是从医院自己走出来了!”老梁愤懑地讲述着自己的就医经历。

“所以不咱不想去医院,不舒服了自己吃个药,打个针。实在解决不了了再说嘛”据老伴说老梁每年花在买药上的功夫,快顶得上吃饭的买菜的功夫了。不过说来也是身患糖尿病的老两口,每次在吃饭前都要吃上大小两片药,以确保血糖的稳定。每天早起还要按时吃降压药,用来确保自己的血压不会充得自己头昏脑胀。“咱现在呀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多活一天都是赚的。”老梁总是把这种话挂在嘴边。儿女们也是每次都及时地“呸呸呸,摸下木头,一天不要胡说八道。”

“来双臂抬高,这里难不难受?那按这里呢?”只见一个年迈的医生指挥着老梁,做着各种动作,外面老伴也在焦急地等待着。老梁最终还是住院了,因为近几天脊背后面疼痛难忍,疼得有时候都睡不着觉。因为没有检查出来病因还需要住院进一步观察。“哎,小伙子能不能帮我看看这个怎么弄的?”平时一向好强的老梁,现在在医院里却手足无措,几乎每一个步骤都需要别人帮忙才能操作。“咱也不想麻烦娃们,但是咱是真的弄不来这些呀。”经过了一番折腾,终于在辗转了四五个人之手的预约报告终于出来了。到了缴费的时候又犯了难,要不“微信支付”,要不就得去排队给住院卡里充钱。“哎,老朱啊休息会吧,你也是快70的人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折腾!”老梁皱着眉头心疼地说到。

说来也是,自从老梁住进医院,因为不懂得网上咨询挂号预约的流程。只能靠着自己完成在导医台询问完成,到相应的地方预约项目,最后又是排队缴费,让年近古稀的老太太,上楼下楼跑了一个下午。甚至连一口饭都没顾得上吃。此时又因为不会点外卖,为晚饭犯了愁。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临床的看护小伙,帮老两口点了一顿丰盛可口的晚餐。

最后因为周围人几乎都麻烦了个遍,实在没有办法,遍让孙子请了一周的假期来专门陪护。孙子来了老两口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为每天的,预约、挂号、缴费、点餐,这些繁琐的事情而操心了。转眼一周过去,老梁顺利康复出院,最后的诊断结果为痛风。需要回去静养。

经过了一周的折腾,以前呢个精神的“老小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一个胡子拉碴、蓬头散发的小老头。这老梁怎么能忍得了,说着便来到了市井巷口的闹事之中。墙上挂着一面不怎么干净的镜子,一把椅子,一个披风,一把剃刀,旁边还放着一台老旧的收音机。这就是老梁平时理发的“店面”了。孙子总是打趣地说到:“这个店不能说是遮风挡雨,也真的可以用“风餐露宿”来形容了”。因为这家店依然秉承着过去的传统,所以吸引来不少像老梁一样的人。

“呦,这不是梁师傅嘛,好久不见怎么这样了?”老板打趣地寒暄道。“害!别提了这不是前两天脊背疼嘛,就进医院里住了两天。今天你可要给咱好好修一修”老梁苦笑着说到。“放心吧咱这手艺,你又不是第一次来,还信不过我啊?”说着拿起手上的剃刀便忙活了起来。忙活时也不忘记打开旁边的收音机。收音机传出的响彻八百里秦川的秦腔怒吼。

估摸着有个二十来分钟,收音机里聒噪的秦腔停止了,老师傅的手也停了下来。“你瞧瞧!你瞧瞧!上哪去找咱这个手艺呀?”老师傅骄傲地说到。说着接下了老梁递给的十元钱,从他“多啦A梦”似的口袋里掏出两块钱找给了老梁。老梁接下钱心里空落落地说到:“以前咱买菜,理发找下的零钱,全给后面的小孙子了,孙子拿着钱买个糖能高兴一整天。现在啊想给都没人要喽!”“呢都什么年代了,早过时了,也就咱们这把老骨头还用着现金吧,等到以后呀不知道什么样呢”老师傅安慰着老梁。

剪完发已经是傍晚,老梁独自走着一言不发,好像在回味着从前的日子一样。突然又停住了。夕阳下老梁站在,他生活了大半辈子两边满是梧桐树的大街上,夕阳在丁达尔效应下显得十分的诗意。“我是看着这条街长大的,现在连这条街也马上就要弃我而去了。”老梁缓缓地说着,字里行间总是透着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来!梁哥我敬你一个。”“当!”酒杯清脆的碰撞声,伴随着众人的应和声一杯酒就已经下肚。这已经是老梁三天来参加的第四个酒局了。说起酒量老梁在这里可以最有话语权的。觥筹交错之间,酒就已经少了大半。“我和梁哥喝这么多次酒就没见他醉过!”这是朋友对于老梁的普遍评价。当然同时的还有讲义气,大气。所以不管走到哪老梁都有许多的朋友。而且不管走到哪都少不了喝酒。“我们这代人习惯了拿酒说话,酒桌子上才能谈成事。”老梁自豪地介绍着。

主持人梁宏达简历(著名主持人梁宏达)

“乐乐,爷爷当年女人可都是拿鞭子吆的!”喝完酒的老梁,正可谓是有着“欲与天公试比高、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慷慨激昂。奶奶在一旁听着也是笑出了声音。而老梁正因为给孙媳妇安排上了一个编制内的工作沾沾自喜。“今天这顿酒呀没白喝!”老梁微醺的脸上泛着一丝满足。

而酷爱喝酒的老梁最近,仿佛失了魂似的,也不怎么参加朋友间的酒局了。一问才得知原来他们呢群老朋友,现在都用起了手机,在酒桌上老梁也插不上话,在买单时还不等老梁走到吧台,里面就已经扫码付款完成了,搞得老梁十分的郁闷。

妥协

因为生病,加上春秋换季老梁的衣裳也不合身了起来。而老梁这个倔老头偏偏最不喜欢的就是逛街了,在他看来逛商场是女人才会去做的事情,所以老梁的大多数衣服,都是由子女先给买回来,在试试到底是否合身。多少老梁的心中对自己心仪的衣服还是有一番向往的。于是在酒局上,常听他的哥们们网购着网购那的,老梁也不禁动了心。

这不在周末与孙子喝酒的时候,便开始问起孙子“你呢手机到底有个什么意思一天让你们神魂颠倒的?”孙子也十分的诧异的问,:“平时对这些电子产品嗤之以鼻的呢个爷爷,今天怎么对手机感兴趣起来了?”“哎,这不是想跟上大家的脚步嘛,我这个老东西也该进步进步了。”“哎,话说你这个手机,真的能在上面买东西?”老梁一步步的试探着。“那当然了!”孙子随手点开淘宝的页面,便在老梁眼前比划着。“你看,家电、蔬菜、装饰品、玩具、衣服、裤子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没有的!”“真的这么神奇?”老梁一边带着老花镜一边探着头询问着。“骗你干嘛,爷你想要啥我立马给你买来!”“那让我看看有没有适合我的衣服”“害,这还不简单”说着孙子便搜索出衣服这一栏,让老梁随意挑选。很快老梁选出了一件心仪的唐装。在孙子帮忙测量出了合适的尺码后,便直接购买了。

“这就买好啦?爷爷把钱给你。”说着老梁就从柜子里掏出许多张百元大钞,就往孙子手上塞。“哎,不用不用,您给我钱我还得去存还划不来路费呢,等您呀有了微信给我转账我在收着啊!”面对着孙子的这一番话,要强的老梁不禁有一丝惆怅涌上心头,从前呢个去菜市场跟在屁股后面帮忙临菜,拿着找下的钱跑去买糖果的小跟班不见了。而现在变成了,自己买个衣服,都需要靠着孙子才能完成。

没过两天衣服到了,穿在身上十分合身,可老梁心里却不是滋味。

“喂乐乐,周末有没有空,带爷爷买个手机去”老梁这一番话可谓是一语惊人。开心之余,孙子询问着“是什么风把您吹的都要买智能手机啦?”老梁急忙搪塞过去,眉宇之间也显出了一份不甘。那个曾经坚持了大半辈子的老梁,那个坚持不扫码走路买菜的老梁、那个去医院不会挂号的老梁、那个坚持在市井街巷中剪头发的老梁、那个坚持手里攥着人民币才最有安全感的老梁、现如今却也变成了自己曾经最不屑的样子。

买完手机,孙子迫不及待给给老梁介绍着,手机的各种功能。在他的眼里,他的爷爷终于追赶上了潮流。而在老梁眼里,是对现实生活的妥协。

滴 !微信收款五点九元 !老梁这是第一次使用手机买菜,跟菜市场其他人不同的是,老梁的另一个手里依然攥着最令他放心的纸币……

(文/朱翀照 责任编辑/原野)

多获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huoke.com/14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