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拍卖师收入高吗(艺术品拍卖师招聘)

艺术品拍卖师收入高吗(艺术品拍卖师招聘)

机构投资者评论Institutional Investor Review:记录最杰出的投资人物与事件

出品 | 机构投资者评论 IIR

请尊重原创,抵制洗稿,违者必究

转载授权、商务合作等请联系后台

IIR防丢失备用公众号:IIR_Backup

拍卖业萌芽于古罗马,形成于17-18世纪的欧洲。世界拍卖行如今的两大巨头——佳士得(Christie’s)苏富比(Sotheby's)都起源于英国,也都经历了上市、退市。两家一直为头把交椅缠斗,而如今,他们都在法国人手中。

佳士得上半年全球成交总额41亿美元,亚太区买家贡献22%。30%的买家首次参与佳士得拍卖,而这当中,有34%的人群是“千禧新世代”(millennials,大致指1980到2000年期间出生的一代年轻人,即“80后”、“90后”)

苏富比、佳士得都在NFT的发展中扮演了“助攻手”的角色。而如今,佳士得正式宣布设立风投基金Christie’s Ventures,率先探索三大领域;而它的老对手——苏富比,虽然还没主动宣布半年业绩,但在其被法国籍富豪德拉希私有化两年多后,被传再次重启上市。

佳士得则早在24年前,就已被LVMH的老对手——开云集团背后的家族核心人物——法国富豪皮诺特率先私有化。

而200多年前佳士得的得意门生、后独立门户的PHILLIPS(现称“富艺斯拍卖行”),在卖身开云老对手——LVMH后不久,遭遇撤资,又辗转10余年,落入俄罗斯奢侈品公司Mercury手中。2022上半年,以手表拍卖著称的富艺斯,全球总成交额录得逾7.46亿美元,虽然也上涨超三成,但仍不到佳士得的20%。

虽然,全球艺术品市场的价值一路飙升、佳士得的拍卖师陈良玲也在网上爆火,但这个古老的“交易平台”生意,以前多与“老古董”相联,自己传统的赚钱模式也原来越不容易;原本似要“香消玉损”,却因疫情再次逆势增长。

在这些“百岁老人”眼中,融合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艺术双重属性的NFT,也难怪显得年轻性感,似乎为他们带来新生机。

背后有奢侈品

「高人」的「佳士得」,率先推出VC基金

7月12日,佳士得公布了2022年上半年业绩简报,佳士得2022年上半年全球成交总额41亿美元,超过2021年同期(英镑成交总额增长34%,美元成交总额增长18%),创下自2015年来的新高。拍卖成交总额35亿美元,其中网上拍卖成交额1.49 亿美金,与疫情前的2019年上半年相比,网上拍卖成交总额增长 292%,平均拍品价值1.5 万美金。

2022年上半年全球拍卖成交总额中,美洲区买家贡献44%(纽约一马当先,成交总额19亿美元);欧洲、中东及非洲买家贡献 34%,亚太区买家贡献22%。与疫情前相比,全球各区均出现区内客户购买金额的上涨(美国+48%,亚太区+26%,欧洲、中东及非洲+27%)。

2022上半年拍卖市场成交总额最高的12件艺术作品中,7件成交于佳士得拍场。历史上成交总额最高的十大珍藏中,8个经由佳士得售出,2022上半年便有两大珍藏跻身此列。上半年佳士得纽约拍场,沃霍尔巨作《枪击玛丽莲》以1.95亿美元的高价拍出,刷新二十世纪艺术作品成交纪录。佳士得巴黎拍场,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于贝尔·德·纪梵希的珍藏拍卖成交总额达到1.181 亿欧元。

而更有意思的是,佳士得上半年所有买家中,30%为首次参与佳士得拍卖,当中有34%的人群,为“千禧新世代”买家,而2021年这一比例也高达 31%。

虽然苏富比2022年的半年成绩单还不知晓,但据其2021年底发布的相关数据,年度拍卖总成交额达73亿美元,这创下其两百多年以来的历史记录,也比2020年的销售总额50亿美元增长了68%。

2022年4月,香港苏富比2022春拍成交了张大千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拍得3.7亿港币,这也是苏富比中国书画历来的最高成交价。

苏富比、佳士得都在NFT的发展中扮演了“助攻手”的角色。2021年初,起拍价仅100美元,美国数字绘画艺术家Beeple创作的《每一天:前5000天》在佳士得英国拍卖行,以6935万美元成交,并首度接受加密货币付款,开创行业先河。

2021年4月,苏富比主办了匿名艺术家Pak的NFT作品拍卖,吸引约3000名买家,最终拍得1680万美元(苏富比开始布局NFT);随后,苏富比又有两大NFT拍卖记录:1180万美元的CryptoPunk NFT和2440万美元的无聊猿NFT。

就2021年的数据看,佳士得2021年共售出超100件NFT藏品,交易额近1.5亿美元;苏富比在2021年售出近1亿美元的NFT藏品,略逊一筹。

近日,佳士得逆“风”宣布:启动新的风险投资基金 Christie’s Ventures,率先探索三大领域:Web3.0 创新、艺术相关的金融产品及解决方案,以及能够无缝实现艺术品消费的技术和解决方案。

虽然并未公布基金规模,但据巴伦周刊旗下PENTA的报道,Christie’s Ventures基金的种子资金,将全部来自佳士得拍卖行。而新任的Christie’s Ventures基金全球主管 Devang Thakkar,此前曾在微软及艺术品电商平台Artsy任职,并从事投资10多年,这个新平台,是他职业经验的完美匹配。

而这只新基金的首次出手,是成立于2021年的加拿大公司LayerZero Labs(此前已获得多家明星投资机构的投资),它是一家旨在建设跨链开发者社区,打造不再受单个区块链能力约束的去中心化应用。

最古老的拍卖行苏富比,两上两下,又要再次上市?

1744年成立于伦敦的苏富比,今年已278岁,是全球目前历史最悠久的拍卖行(1744年3月11日,在当时伦敦河岸街的雅息特交易所举办了首次拍卖会)。它最初由山姆?贝克创立,早年经营书籍拍卖。

1778年,贝克辞世,他的外甥约翰·苏富比(John Sotheby)继承了生意,并使拍卖业务多元化,从古籍扩充至版画、勋章与钱币等;同时,画作与其它项艺术品的成交额也开始超越书籍和文献类拍品。

20世纪50年代开始,苏富比走出伦敦,在纽约、巴黎、洛杉矶、休斯敦等地强势扩张,逐渐垄断了重要艺术品的国际市场。1977年,苏富比第一次上市,获得22倍超额认购。

但到了80年代,苏富比也随着全球经济动荡陷入危机,1983年,苏富比被美国房地产商陶布曼以1.248亿美元收购,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1988年,公司以苏富比控股公司的名义再次于美国纽交所上市,但31年后的2019年,苏富比再次被私有化。此时已与其并列全球两大拍卖行的另一方佳士得,早在21年前的1998年,就已被法国富豪、LVMH的老对手、开云集团背后的家族核心人物——Francois-Henri Pinault(弗朗索瓦·亨利·皮诺特,下称皮诺特)率先私有化。

皮诺特1962年出生于法国雷恩,1987年加入家族企业工作,2000年后逐渐掌管家族生意;2019年4月15日晚,法国巴黎圣母院突遭大火,皮诺特立即发布声明,承诺将通过家族旗下公司Artemis捐款1亿欧元,用于重建巴黎圣母院

尽管全球艺术品市场的价值一路飙升,但其实拍卖行在这个过程中,却常常在艰难应对高昂的间接成本(如与外部各方达成复杂的财务担保等)和不断缩小的利润率

2019年6月17日,在高额拍品成交方面已落后于佳士得的苏富比发表声明称,将接受BidFair USA的全资收购和私有化方案(BidFair USA由上市公司Altice董事会主席帕特里克·德拉希个人所有)收购成交价37亿美元(包括约10亿美元债务,“收购报价比苏富比2019年6月14日的收盘价溢价61%,比公司30个交易日的成交量加权平均股价溢价56.3%”)

尽管主导收购苏富比的Patrick Drahi(帕特里克·德拉希,下称德拉希)拥有双重国籍(法国及以色列)但苏富比的私有化也基本意味着,世界两大领尖的拍卖行,都已属于法国富豪/家族。

帕特里克·德拉希出生于摩洛哥,后赴法国求学,并在欧洲创业,热衷于并购交易。德拉希拥有的跨国上市电信及媒体公司Altice NV的多数股权,而这家公司,正是德拉希通过收购20多家有线电视和移动运营商后重组建立起来的。此外,近期,德拉希还欲收购英国电信巨头BT,但似乎受到英国政府的关注,担忧其垄断。

虽然德拉希当时称,收购苏富比完全是个人投资行为,自己一直“对这个行业充满热情”,但仅仅2年多后,去年底,彭博社就有报道,称德拉希正在考虑苏富比的再次IPO(苏富比公布2021年的销售总额为73亿美元,也是在这个同期)

2021年,开云集团旗下奢侈品品牌Gucci,也通过佳士得,以25000 美元的价格,售出其第一款NFT。

佳士得自己的得意门生也自立门户,还投靠过「开云」的对手「LVMH」

1766年,苏富比创立22年后,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苏格兰人James Christie(詹姆士·佳士得)在伦敦创立佳士得,佳士得目前也有256年的历史。

1968年,佳士得在瑞士日内瓦设立第一个国外办事处,专营珠宝业务;1973年,佳士得在伦敦上市,1977年在纽约设立办事处,举办拍卖会并大获成功。

20世纪80年代,佳士得不仅创下多项拍卖纪录(包括1987年2475万英镑拍卖的梵高名作《向日葵》),还在香港办事处的基础上成立太古佳士得有限公司。1998年,佳士得被皮诺特家族私有化;2013年,佳士得推出网上拍卖,并在当年进驻上海。

目前,佳士得的业务渠道主要包括现场拍卖、私人洽购和网上拍卖(线上销售)三个部分,为客户提供涵盖艺术品估值、艺术品融资、国际房地产及艺术教育(苏富比也有教育平台)等服务,还是唯一获许可在中国内地(上海)举行拍卖的国际拍卖行。

而在当年,詹姆士·佳士得创业之初,他曾有一个得意门生,叫Harry Phillips(哈里·菲利普斯)1796年,菲利普斯自立门户,成立菲利普斯拍卖行(PHILLIPS,如今也称富艺斯),总部也位于伦敦。

1999年,LVMH掌门人Bernard Arnault(伯纳德·阿尔诺)出资7000万英镑,买下当时已是“全球十大拍卖公司”之一的PHILLIPS(但与前两大拍卖行仍有很大差距),欲将其打造成能与佳士得、苏富比平起平坐的国际拍卖巨头。

此后,PHILLIPS从佳士得、苏富比都挖过墙角,但一直没太多起色;2002年,LVMH出售了自己大部分的股份,2003年初完成撤资。此后,PHILLIPS与2000年以苏富比欧洲前主席身份加盟的Simon de Pury及另一位Daniela Luxembourg的公司合并,并将门类拓展至钟表、珠宝、设计、印象派作品和现当代艺术品上。

2002年,Simon de Pury成为主要股东;2008年,金融危机下的PHILLIPS被俄罗斯奢侈品公司Mercury买得多数股份;2013年,担任12年主席的Simon de Pury辞职,Mercury获得Simon de Pury留下的股份。2015年,PHILLIPS举办香港首场拍卖,如今,PHILLIPS是钟表拍卖界的领导者,但依旧与前两大巨头相去甚远。

据“富艺斯拍卖行PHILLIPS”官微的报道,“2022上半年全球总成交额录得逾7.46亿美元(IIR注:不到佳士得的20%),较去年同期增长37%。亚洲市场在经济环境挑战下仍持续增长,亚洲客户贡献2022上半年全球拍卖逾四成总落槌价,其中35%的亚洲买家为40岁以下的#千禧一代# 藏家。来自日本企业家前泽友作珍藏的尚·米榭·巴斯奇亚1982年钜作《无题》在纽约“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以8,500万美元成交,由亚洲客户投得,成为#富艺斯# 历来最高成交拍品。”

拍卖这门古老生意,说白了也是「交易平台」,还要回归价值与理性

NFT作品,融合了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艺术的双重属性,天然就适合线上,在古老的“交易平台”——拍卖商乃至年轻一代艺术家的眼中,它极其性感,浑身散发着吸引力。

去年底,德勤发布的艺术与金融报告显示,大多数35岁以下的年轻收藏家相信区块链技术、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将改变艺术界开展业务的方式。新技术,为当代艺术的生态圈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也为传统业务的拍卖行,带来一丝新生机。

但是,在经历2021年的疯狂式扩张后,争议从未停止的NFT来到一个新的时刻。

参与者要回归价值与理性,平台要警惕套路、炒作和投机,都是必然。佳士得“逆势”做VC基金作为未来前景的“探针”并无过错,但其在亚洲市场的NFT作品流拍,也是一个新的侧面。

多获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9211458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huoke.com/13096.html